蜻蜓FM陷“造假门” 网络电台掀互黑大战

来源: | 2015-11-11 13:30:50 评论数: 我也参与

“蜻蜓FM老板应该坐牢。”昨天中午,“国民老公”王思聪的一条微博把网络电台APP蜻蜓FM推上了风口浪尖。这篇简短的微博后附了一个网络链接,指向此前知乎文章爆料的有关蜻蜓FM用户数据造假的帖子。

蜻蜓、荔枝、多听、听听、喜马拉雅……近年来,蜂拥入市的各种电台APP,给人们带来了愉悦的听觉大餐,但这次王思聪对蜻蜓电台的指控则使得业内一个半公开的秘密公诸于众:出于扩大听众数量的目的,用户在手机上打开这些网络电台的同时,也有可能埋下信息泄露的隐患。

靠流氓代码伪造活跃度?

“打开蜻蜓FMAPP,居然有5个进程在后台跑,从来没有一款应用会启动这么多进程。”从几天前,蜻蜓FM就深陷“造假”漩涡。有知乎网友爆料,蜻蜓FM用名为“普罗米修斯”的程序自动刷每日活跃用户数。

这篇文章总结了蜻蜓FM是如何提高日活跃用户数量的:后台偷偷启动进程,开到让用户电量飞奔的最大限度,使得蜻蜓FM在后台永活。而在后台始终处于活跃状态的蜻蜓FM会定时地执行“普罗米修斯”程序,打开用户看不到的透明界面,即使用户在闭屏状态,这个“神界面”也会打开。当“普罗米修斯”执行时,会给第三方数据公司发送“用户打开了应用”的通知。这样一来,在第三方数据统计里,蜻蜓FM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就会不断增加。

不仅有伪造活跃度的“普罗米修斯”,蜻蜓FM接着又被扒出带有提高广告展示量和点击量的系统“宙斯”。“宙斯”在用户的手机上频频打开非常耗内存和电量的组件webview浏览器,将它设置到最小化,用户肉眼看不到。在webview浏览器里,蜻蜓FM偷偷打开了广告图片,让用户程序点击广告图片,再将打开和点击的“事实”发送给第三方广告数据监测公司。

“怪不得装了蜻蜓之后手机电量消耗这么快!”“代码编程我不懂,但这样看来,蜻蜓后台进程是无法关掉的‘小强’,用各种软件都禁止不了蜻蜓的自动启动。”不少使用过蜻蜓FM的用户恍然大悟。

蜻蜓FMCEO杨廷皓曾在7月对外宣布,蜻蜓FM已经拥有2亿用户,日活跃用户为1000万。这样的活跃程度可以和QQ音乐一决高下。目前,QQ音乐日活跃用户为1亿,覆盖8亿用户群。

又一场业内互撕大战

“他们就是写了一些流氓代码,欺骗第三方统计机构。从技术上看没什么难度,就是做法比较流氓。”一位计算机软件编程业内人士为记者揭秘,APP的用户活跃度就好比电视的收视率,是衡量一个APP是否受欢迎的重要指标,也是投资人最为看重的,用户活跃度越高,拿到的投资资金就越多。

“一般情况下,公司都会混淆代码,相当于给加密,这样就不会被反编译。但蜻蜓没有这么做,被人看到了源代码,相当于被人看了底裤,做了坏事还留下了监控录像。”该名编程人士表示。

面对这些质疑,蜻蜓FM称其为“网络诽谤”。对此,蜻蜓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针对连日来某友商在网上雇佣枪手和水军对蜻蜓FM的恶意中伤,公司法务部门正在收集相关证据,并将追究诽谤者法律责任……任何抹黑和灌水都无法将我们打倒。”

“这公关好苍白无力,最后的结果可能又会让程序员背黑锅?”虽然蜻蜓给出的声明无法让人信服,而业内则认为蜻蜓在直指竞争对手喜马拉雅FM。

一家科技网络媒体的编辑向记者确认,蜻蜓的竞争者喜马拉雅FM曾发出过两个稿件,分别名为《蜻蜓伪造日活的秘密》《蜻蜓伪造广告数据细节》的文档。

对此,喜马拉雅FM直承不讳,表示是为了揭露蜻蜓的造假事实而提供线索,让投资人、广告主看到事实真相。

资本寒冬下的用户数造假原罪

小学老师小褚一直是网络电台的忠诚用户,她在喜马拉雅FM上开办了自己的电台,有空的时候给听众读读书,也有100多名粉丝。小褚告诉记者,几家网络电台其实早就纷争四起了。

今年4月,多听FM和荔枝FM突然被APP商店下架,随后两家公司第一时间将矛头对准喜马拉雅FM,指责其是幕后黑手。荔枝FM指责喜马拉雅侵犯荔枝的独家版权,多听指责喜马拉雅“逼主播签署霸王条款”等。甚至多听创始人赵思铭和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还在一个微信群里公开掐架。

相比之下,蜻蜓在那次争端中由于不是当事人,只表示了对荔枝与多听的支持,颇有隔岸观火的态势,只表示:“蜻蜓FM习惯于练好自己内部产品功,对于某同行不断自行对外高调炮制自己用户数据不予置评。我们更希望行业良性发展,共同扩大音频市场。”

然而这次蜻蜓却被打脸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创业圈人士告诉记者,APP用户活跃度“掺水”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为了融资很多APP都会玩这一套。因此现在投资人都很谨慎,稍有不慎就可能被骗。

责任编辑:

本文相关推荐

今日推荐